返回上一頁 第29章 沒逃驚顏小姐把花圈送給顧詞了…… 回到首頁

第29章 沒逃驚顏小姐把花圈送給顧詞了……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第29章 沒逃驚顏小姐把花圈送給顧詞了…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九章顏路清聽到顧詞這么問,整個人愣了三秒鐘。其實她發評論的時候從來不藏著掖著,所以會小黑看到——同樣都是偶然看到,小黑就從沒問過顧詞的這種問題,他只道嘎嘎傻樂。不過把顧詞和小黑放在起比,屬實點辱公主了。“不是吧顧老師,你怎么會問我這種問題?”顏路清指了指自己剛發出的那條,直接回過頭,“你看我這些——”“當然是發著玩兒的了!我還能真覺得演員自己砍啊?”她越說越覺得不可思議,“我在你里就是會認真說出這種話的智障?”顧詞突然彎了彎睛:“原來你還道這話智障。”“……”顏路清噎了下,忍不住瞪他:“你這就過了啊。”“也不只是這次。”顧詞摘了鏡,半闔著看她,語速緩慢地數,“還你發的上條,還以前在樹洞里。”“啊……”顏路清其實發完就忘,畢竟個真正的沙雕靠的就是臨場發揮,她發了成百上千的評論,哪會記得什么時刻發過什么呢?“上條的話,”顏路清手指往上翻,“啊,是『舔』狗記。”她對著顧詞翻了個白,聲強調:“這當然也是編的!”畢竟她長那么大,接受過許多或明或暗的告白,但還真沒過喜歡的人。或者說,她是壓根沒精力喜歡人。顏路清學涯除了跟各路漂亮妹妹打交道以外,投入最多的事就是學習,以及辦法打工賺錢。雖然院長和院長夫人對她特別好,學費也專門的部門補貼,但她還是給他們減輕點負擔。好友閨蜜都說,真不道她到底是怎么養成了這種『性』格。其實連她自己也不道。大概,是她趨開心的本能吧。“顧詞,我覺得你在羞辱我。”顏路清本正經地說,“我肯定沒那種經歷啊,你搜下『舔』狗的定義——”說到這,她語聲頓。突然到,原主好像就是顧詞的『舔』狗……只不過她的『舔』都在暗處,并且因為道自己注定『舔』不到他而變態了,“愛他”直接變異成“毀了他”。顏路清搖搖腦袋,把這個莫名『插』入的法清除出,繼續跟顧詞理論:“而且你竟然這么認真地懷疑我在認真發評論,你這不就是在羞辱我的智商?”顧詞此時坐姿恢復了慣常的隨意。他單手放在桌上,另只手隨意搭在扶手旁,聞言突然彎唇笑了,聲線清冷又帶了絲說不出的『惑』人意味,“你不是五鐘前說,讓我隨便羞辱你?”“……”顏路清那會兒是因為實在學不下講了這話。這話從她嘴里說出來的時候明明很清白。但為什么到了顧詞這兒,仿佛突然帶了顏『色』,還莫名……這么勾人?好在顧詞還是沒讓她尷尬太久。“行,道你不是認真的。”他做出了讓步,又問:“那你發這些是為了什么。”為了升級啊!她在心里回答。瑪卡巴卡說的獎勵是方面,另方面——雖然顏路清現在了新的對策,但她還是對于金手指升級后能夠對顧詞效而抱絲期盼。但這肯定誰也不能說,她就算告訴顧詞也會系統扼住咽喉。顏路清了,找了個最合理的解釋:“你就當,是因為我喜歡那種評論贊上熱門的感覺……吧。”她說完便抬起頭,下子對上了雙屬于學霸的睛。那睛除了漂亮,還寫滿了某種緒。顏路清:“……你看不起我?”某學霸:“我什么時候說了看不起?”“沒說就不是了?你這神明明就是啊——”顏路清控訴,“我都看見了!”某學霸淡淡笑:“那你挺會看。”“…………”-學習到第六第七天的時候,顏路清終于可以開始做題了。其實這差不多周的時間里,她大概了解了各個科目的難度,數過半對于個正兒八經自己考上專業的理科來說,大概真的沒什么難度。顏路清學的這么難是因為她壓根沒高中理科基礎,所以顧詞每次都要拿出很多時間給她講高中、甚至初中雖然學過卻早已忘記的物理,而后能開始現在的課程。但畢竟在顧詞的認里,自己應該是跟他同個班級學了三年的理科學。期間她很多次擔驚受怕,顧詞萬問她“你就算大學沒學,初高中的物理為什么也能忘這么干凈”,顧詞萬問她“精神病不等于把課本還給老師”,萬問她“大學你找人代考的嗎”……諸如此類的問題,她該怎么辦。幸虧他次也沒問。依照他那腦子不可能是沒意識到,那么唯種解釋就是:公主詞懶得問。這點也讓顏路清對他的嘴毒包容『性』極強——每當他臉笑容陰陽自己的時候,她就,這總比追問她那些問題要好,就讓他陰陽好了,反正她只是個沒心的沙雕。奮斗的第七天恰好是個周末,顏路清在上午的學習結束之時,給桌面照了張照片,然后發到了跟顏老爺子的對話框里——【在逃圣母】:[圖片]【在逃圣母】:爺爺,今天也是用功學習的天。鮮花之所以這么干,是因為她前天晚上心血來『潮』打開了顏老爺子的微信。她的本意是要觀察下,這位氣場十足的人天天都在些什么。然后就點到了兩個紅『色』泡泡:「光林的那個女兒真是廢了。」「不能復學,干脆除名。」顏路清了半天,懷著忐忑的心查了查顏父的名字……真是顏光林沒錯。所以,這里面所謂的“女兒”就是她。這特么是什么概率!隨便看都能看到老爺子在吐槽自己!!難道這不是理萬機人設嗎!!顏路清最初是危機感的,但是她每天跟顧詞呆在起,莫名那股危機感就沒了,學習只是變成了習慣『性』。看到顏老內心的那刻,看到那說不二的語氣,她又新感到了危機。所以她當即決定,在以后每天都給顏老發條匯報學習況的微信。雖然她覺得自己最后可以達成目標,但她的努力也必須得秀出,秀給他看。給顏老發完消息,顏路清便跟顧詞起下樓吃飯。睡午覺前,她慣例查看了下微信,意料之中的沒等到顏老的回應,但卻意外發現那個教算命老爺爺主動給她發了消息。她已經幾天沒上課了,而就算在之前也都是她敲老爺爺,所以他主動找她必然是什么事。【貧道不是神棍】:今天你大師兄回來。顏路清看到這話愣了下。隨后到,她這算是拜老爺爺為師了,那么在她之前拜他為師的也就是她的師兄姐。好家伙,這可真武俠小說。顏路清立刻打字回復“嗯嗯”,然后坐等下文。【貧道不是神棍】:我和你大師兄今天在市里,你個當面學習的機會,他還能當你的第個實際『操』作的對象,小姑娘,你空嗎?“!!!”顏路清直都隱隱個擔憂,催眠這玩意在網上學會了理論識,『操』作起來萬出了岔子怎么辦。沒到這老爺爺還給她搞了這么好的機會!【貧道不是神棍】:你放心,爺爺不是騙子,見面的地點也是外面找間茶館,不看你意愿。這必須得空了。【在逃圣母】:我,您給個地點吧,我會兒就出發。睡意無,顏路清下床換好衣服,隨手拎了包便推門下樓。顧詞又在客廳看電視。而且他還邊看邊吃著水,極深紅『色』的車厘子跟白皙的手指形成鮮明對比。顏路清看著看著,不哪根筋搭錯了,竟然覺得那場面非常誘人。不過這樣的形和心理活動她自己也已經習慣了,畢竟顏路清面對的是原作蓋章最高顏值,又是她愛的紙片人,所以她并沒任何心理負擔。她朝著顧詞走過,顧詞像沒聽到腳步聲似的頭都沒抬。于是顏路清又伸出根食指,戳了下他的肩膀,“誒。”“顧老師,我今天下午出下。”顧詞這抬看她。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