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28章 沒逃“你隨便羞辱我好了”(加了一…… 回到首頁

第28章 沒逃“你隨便羞辱我好了”(加了一……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第28章 沒逃“你隨便羞辱我好了”(加了一…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八章顧詞說完句話,原本趴狼竟然突然站起來一路小跑到顏路清腿邊,還沖著她軟軟叫了一聲,不帶攻擊『性』,但仿佛在應和顧詞般對她講“我真聽會了”一樣。太侮辱人了,就是陰陽公主養的狗嗎?果然一脈相承。不不說,招損人大法對她還挺有用,顏路清深覺自己被羞辱,頓時困意全消。她瞪大眼睛看顧詞,把課本“唰”一下從他手底抽了出來,悶聲說:“我先自己研究一下。”之后便埋頭鉆研電工課本。一整個上午,現在是她精力最為集中的時候,放眼一看,大有不研究出成績不罷休架勢。顧詞笑了一聲,片刻后,輕飄飄地道:“加油。”顏路清自己學習時候,他就在旁邊無聲逗狗,正好樂清閑。大黑敲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。顧詞和顏路清中間隔一張桌,顏路清埋頭苦學,而顧詞在用手勢給邊牧下命令,巧的是顏路清穿著非常居家的白衛衣,顧詞身上是純黑『色』,而狼是黑白相間的『毛』『色』,兩人一狗看起來相當搭。以前顏小姐高中也補過課,每次都是以補課老師落荒而逃結尾,中途有時候還會鬧出事故。就算次的補課老師換成顧詞,大黑進來的時候也真沒想到會么和諧。聽到敲門聲,顏路清轉過頭,最先出聲問:“怎么了?”大黑像往常一樣回答:“午飯準備好了。”“你先去吃吧,”她用筆戳了戳顧詞胳膊,“我一會兒再下去,好不容易感覺要研究出點什么了。”“你要研究完了才吃飯么?”顧詞緩緩一笑,“那別餓暈了就好。”顏路清唰一下抬頭,怒視他:“說好不罵我!顧詞,‘不能罵我’四個字不光是不用臟字意思,也包含了‘不能羞辱我’意思——!”“哦,”顧詞起身,雙手慢悠悠地撐在桌上,自上而下地跟仰著臉的顏路清對視,“那你下次記說全了。”“喂!你真是……”一旁大黑聽到二人對,看到兩人相處,突然有一瞬間的怔愣。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呢?好像是從顧詞來到這別墅第一天起。那天原本他收到命令去給顧詞打『藥』,又把人綁回別墅。原本以為又要遭受良心譴責,沒想到看完理醫生,顏小姐竟然像是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。他一開始以為一定是裝,可能是顏小姐為了吸引顧詞新方法,或是她只是單純地玩樂。他也在時刻告訴自己:是個精神病患者,所以不必真。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可能是從她叫回了小黑又沒懲罰他,可能是從她讓醫生給顧詞治病……他在這個女孩身上感受到了除了服從和懼怕以外東西。就好像……不僅僅是因為錢被迫綁在這里,他開始喜歡上了棟房子,喜歡這里面的很多人。喜歡像現在這樣的場景。他敲了門,那少年少女和一條『毛』『色』漂亮的狗便整整齊齊朝他望過來,午間陽光籠罩在他們身上,金『色』看起來暖洋洋,和諧像一幅畫。-顧詞下樓二十分鐘,依舊沒見到顏路清身影。在她左右門神大小黑眼神頻繁暗示下,他重新起身上樓,走到書房門口。手搭在門把手上,正準備叫人出來,卻聽到里面傳出熟悉嗓音——“狼,你剛才真聽懂了?”然后傳出來一聲軟乎乎狗叫。顧詞:“……”是在干什么。沒等他多想,就聽里面的人繼續道:“不可能吧……”書房里少女自言自語地很起勁兒,“雖然狗是狗,邊牧是邊牧,但我也不信你能學會玩意。”“樣,你要是真聽懂了,你給我嗷一聲?”下一秒,里頭又傳來一聲“嗷嗚”,沒有威懾力,反而很可愛。但某人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上面。少女十分夸張地驚訝道:“——不是,你成精了??”顧詞:“…………”聽不下去了,顧詞下壓門把手推開門,一眼就看到正蹲在地上認真和狼對視顏路清。兩人對視,顏路清有些尷尬地張了張嘴:“你……來干嘛?”顏路清現在看狼是真很不順眼。——盡管在顧詞下樓之后,它依舊選擇了在書房陪伴她學習。顧詞一走,她就有點沒法集中精力了,嘗試學了一會兒,便想逗逗狼和它說話。沒想到,他又么突然地出現在門口。“不吃要涼了。”顧詞面無表情地回答。“哦……來了。”顏路清支著膝蓋站起來,慢吞吞地走到門邊,欲言又止,還是忍不住道:“你怎么幅表情啊?你剛才……聽到了?”顧詞淡淡看了她一眼,黑眸意味不明。“你是指,你問狗它學沒學會物理和電工件事?”他說完,自顧自點點頭,“放心,都聽到了,一字沒漏。”“………”顏路清頓時覺自己都可以省了頓午飯——她這一上午吃筍都能填飽肚了。-顧詞和顏路清兩人食量都不大,而且他們兩人胃都有點『毛』病,平時吃也比較清湯寡水。顏路清已經數不清自己在穿到這具身體后,究竟感慨了多少次健康重要『性』。她雖然原本不算吃貨,但口味也沒現在這么和尚,甚至更可怕是——現在她靈魂想吃,身體卻沒有絲毫食欲。所以顏路清現在每次咽下些養胃飯菜,都安慰自己:胃總會養好,食欲總會恢復,她總有能放心吃大魚大肉那天。午飯很快結束。顏路清上午消耗了太多腦力,跟顧詞打了聲招呼便回房間睡了一覺。等她醒來下樓的時候,又看到了仿佛跟蝶葉山酒店里場景重現一般的公主逗狗圖——顧詞正坐在沙發里,狼蹲在他腿邊聽從他指令。顏路清給自己沖了杯養生茶,捧著走到沙發旁邊,感慨道:“顧詞,其實你老師真蠻合適。”說著,她坐到了他旁邊,指了指邊牧,“你看,你不光教我,其實你每天也在教狼啊。”顧詞嗯了聲:“教它挺簡單,但教你……”他頓了頓,大概是想到了上午戰況,于是說:“我也不確定合不合適。”“……”顏路清本就剛睡醒,受此陰陽怪氣,沒過腦便直接回:“可是你也要分學什么吧?你要是教我些,我然也會啊——!”顧詞回過頭,正看到她瞪大眼睛一臉賭氣地看自己。少女眼睛雖然瞪得大,但里面還帶著初醒睡意,長發睡得有些『亂』,卻在這樣的場景里給人添了點渾然天成可愛。顏路清說完,隱隱約約覺哪兒不對勁,等品出來的時候,顧詞已經開始笑了。以前她鬧了笑,顧詞也會笑,但多數都點到為止。而次,他笑比之前哪一次都要過分。顏路清只恨時光不能倒流。她紅臉看顧詞笑完,看他那雙漂亮的眼睛仿佛蒙上一層水霧,變更加奪目,而后視線再次跟她對上——“顏路清同學,”顧詞聲音里笑意還完全沒散,聽起來心情相當好,“我沒想到,你竟然是認真在跟它比嗎?”“……”顏路清憤怒地喝了口養生茶,而后掏出手機,打開短視頻軟件,翻出她之前隨手給狼錄一個視頻發了上去,配字:“今天在補大學物理和電工,沒學會,笑死,我補課老師竟然覺狗能學會。”然后點擊發布。之前因為她在各大熱門視頻下面太過活躍,漲了一大波粉絲,但顏路清一直覺那些粉絲數都是死。沒想到這第一條視頻發出去后,下面竟然很快就有了點贊和評論——【阿這,你竟然不知道它物理系的嗎?[doge]】【嗨呀,狗是我大學同學,考研時候坐我前面呢~】【哦,邊牧啊?我一直想養一只來著,沒別的,主要是想跟它學點東西。】“……”顏路清看十分無語。但她沒想到的是,視頻接下來竟然非常好運地被安排了相當多播放量,有了一定熱度。她發的評論可以升級,那么發視頻自然也可以——所以雖然心塞,但她還是決定暫時不刪了。事實證明,顏路清第一天上午死磕是有用的。天下午,在顧詞一邊忍不住損她又一邊盡盡力地引導下,她開始有了一丁點開竅跡象,理解了那種在她看來很很玄框架。到了第二天,兩人終于能到了順暢講課本的地步,不用再講一點就卡一下。第一天是“無字天書”,第二天是“有字天書”,第三第四天則變成了“能看書”。雖然把“能看書”變成“能看懂書”還有一段距離,但顏路清覺照這個進度,應該沒有大問題。天中場休息的時候,顏路清終于想起自己一直忘記關注事情——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