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27章 沒逃讓他有一種靈魂在受刑的感覺…… 回到首頁

第27章 沒逃讓他有一種靈魂在受刑的感覺……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第27章 沒逃讓他有一種靈魂在受刑的感覺…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十七章原本顧詞是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的,似乎是個外國電影。他聲音開得不大,但此時客廳安靜,電視里的人物說的英語句句地傳出來。剛才他沉默了會兒,從她手中接過花,又抬頭說:“出什么事了。”般都說拿錢辦事、拿人錢財□□,在她這么顯的討好意味下,顧詞接了她的花,還這么問,那……大概率就是同意會幫她辦事的意思吧。“……也不算是出事了。”顏路清磨蹭著在他身邊坐下,想了想說:“有個好消息和個壞消息,你要先聽哪個?”顧詞定定看了她會兒,開口選擇:“壞的。”顏路清張了張嘴:“但是你如果不先聽好消息的話,是聽不懂壞消息的。”顧詞:“……?”她很清晰地在顧詞的面無表情中感受到了個問號,估計還伴隨著公主詞心里筍筍的吐槽。顧詞沉默了幾秒才問:“所以,你什么讓我選?”顏路清有尷尬地清了清嗓子:“因我以大家都會先選好消息的嘛……你怎么會想聽壞的呢?”顧詞莞爾:“大概是因,我不覺得剛才你那種表現會有多好的消息。”“……”這話說的,怪針見血的。顏路清選擇忽略這句,把事情股腦地講了出來——“好消息是……你能回大學了!”她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,強調:“就以正式以學生的身份,再回上學上課的意思。”說完還地停了下,就了等顧詞的反應。顧詞臉上還是沒什么表情,那神情似乎如他所講,對她口里的“好消息”并不抱什么期待。但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仍然有瞬的靜止,眉眼間劃過了絲類似于驚訝的情緒。竟然不是感動?不是熱淚盈眶?不過,顏路清在腦內幻想了下公主詞熱淚盈眶的場面……還是不必了,能讓他驚訝也不錯。于是她繼續說:“——但是校方有個條件,大概是擔心跟不上課程復學也白費吧,條件就是在半個月以的月考里拿到必修課半的數……”頓了頓,顏路清立刻加了句,“這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吧?”顧詞沒有回答她。他就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盯著她看,時不時眨下眼——也沒做什么表情,顏路清卻很不想和這樣的他對視,會有種自被看穿的感覺。顏路清快要頂不住的時候,顧詞才終于再度出聲:“那壞消息呢?”“壞消息是,”顏路清的聲音低了快個八度,“……我也得回上課。”顧詞剛才聽見好消息都沒顯『露』任何笑意,此時卻仿佛被這句話輕易逗笑,他很快地彎了彎眼睛,聲音也有上揚:“顏小姐,什么同樣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,個好個壞?”……你是個天才!你怎么會懂!顏路清腹誹完,跟霜打的茄子樣低著頭說:“因我的專業太難了。”“嗯?”顧詞副感興趣的樣子,“什么專業。”霜打的茄子:“計算機院的軟件工程。”顏路清在車上聽到“計算機”和“軟件工程”這七個字那刻,就仿佛有道驚雷劈下來,把她電得外焦里嫩。她曾經高中最開心的幾個事件之,就有文事。顏路清佩服那學很厲害的人,但她自認沒這個天賦。她不笨,并且只要好好學以花很多時間把物摳出來,但她不喜歡那種費勁腦力的感覺——每次做完物都沒有學霸所謂的成就感,只覺得身體被掏空。學自如魚得水的科目不香嗎?所以她毅然決然地選了文。沒想到,剛拼死拼活地考完高考,卻在飛機上撞到頭,穿到這里,壓根還沒享受幾天安穩快樂的生活,現在竟然被告知要在半個月內學完所好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必修課。顏路清:這輩子和上輩子都沒這么無語過。本來她真的萬念俱灰,但看到顏母發過來的消息里帶著“顧詞”倆字,才仿佛血『液』重新流回體內般恢復了生機活力。因顏路清覺得不會有顧詞也解決不了的事情。不知道是不是因她已經知道了他在書里的切,又或許是因作角『色』粉,她單方面給他加了不少濾鏡……反正顏路清的潛意識就是認:這個人好像無所不能,他永遠以被依靠。無所不能的某人聽完她臉菜『色』地吐出專業名字,閑閑淡淡地“哦”了聲,“所以壞在哪?”顏路清小聲說:“壞在……的必修課,我應該是都不會。”顧詞又笑,聲音變得比剛才都溫和:“你報的專業,被錄取了,現在怎么不會了呢?”“畢竟現在病得重了嘛,”顏路清聲音僵硬,“就,忘了。”聽完,顧詞看著她沒說話,但臉上的笑意有擴散的趨勢。這幾乎讓顏路清夢回人在樹洞的那晚,她提問什么兩人不能睡的時候,顧詞看向她也是用的這種眼神——“新物種好有趣”的眼神。顏路清現在只能裝作自看不懂,硬著頭皮笑:“我記得之你就是學習最好的嘛……”顧詞打斷了她的話,“所以想讓我教教你?”顏路清頓時瞪大眼睛頭。顧詞見狀,又開始看著她笑。笑得人臉熱,卻遲遲不說話。他看著顏路清的神情漸漸染上著急,那雙濕漉漉的眼睛開始往他手那邊瞟,還邊瞟邊故意小聲提醒:“顧詞,你剛才都收了我的花了。”然眼睛繼續盯著他,眨不眨。那意思多半是:你得給我辦事啊。他垂下眼睫,擋了下笑意。密切觀察著他的顏路清卻覺得這是拒絕的兆——因剛才她的話剛說出,就覺得哪里不太對勁。她這么講,顧詞以有萬種方式回懟,比如“你送我收罷了”“收了花難道就代表什么嗎”等。甚至她相信以他的水平,他想得出更絕的回應。但謝天謝地,他沒這么說——“也是。”顧詞握著那把某人送的花,來回看了兩眼,重新掀眼簾,“教材給我下,今晚我看。”——!公主詞同意了!他同意了!!!顏路清簡直想把所有爛大街的夸贊都放在顧詞身上,比如那句“這刻,他成了光”;比如她自創的“公主詞,永遠滴神”。她開心到覺得自周圍響了喜慶的bg她快速頭:“嗯,教材會就給你——那我們什么時候開始?”顧詞站身,說:“天。”顏路清愣了下。這么天才?只要晚就夠了?但還沒等她感慨,顧詞再次開口:“我當老師是很嚴格的。”顏路清應聲抬頭。他手搭在沙發靠背上,背著光,臉上的笑極勾人,就這么自上下地看著她。“做好心準備,顏路清同學。”-既然天要開始學習,顏路清決定先跟老爺爺請個假。她表示因馬上要考試,自這兩周內還是會抽時間找他學,但能不能每天報道了,老爺爺很快表示解,并發表了很有哲學的言論:【你什么時候學都以,只要你心誠。】那肯定誠啊!她就指望著學會了趕緊看看顧詞天到晚想什么呢。顏路清又向老爺爺發了兩百字小作文展示了下自的心有多誠,之和他互道晚安。正準備切出的時候,卻收到了個人的微信。【年年有余】:顏小姐,睡了嗎?顏路清看來看,兩人之也沒聊天記錄,這人也沒朋友圈。她很誠實地發:你是誰?我加個備注。結果對方已讀之,原本沒有泡泡的頭像瞬間升了數個泡泡,以紅藍主。顏路清戳了下紅『色』:「她這是什么意思?要直接跟我斷絕關系嗎?就因她現在讓顧詞住進了她家???」又戳了下藍『色』:「總覺得顏路清『性』情大變不是好事,以至少給錢大方啊……」哦——原來是章替身。顏路清想白之,那邊也發來了自我介紹。【年年有余】:我是章年。【在逃圣母】:嗯,這么晚了,有什么事嗎?她看著消息變成已讀,章年頭上又開始冒泡泡——以「我做錯什么了?」「我再也拿不到錢了嗎」、「她到底怎么了?」主。顏路清看的有煩躁。她既然成了這個身體的主人,這鍋還是早處干凈妙。正好今晚章年找上來,那就想辦法讓他徹底死心。正當她措辭要打字的時候,章年堆負面情緒的泡泡里,突然冒出了個粉紅『色』。顏路清耐不住好奇,戳了上——「這個顏路清變化也太大了,好像也沒隔多久啊,以讓我出吃飯連妝都不化,簡直女鬼本尊,她現在好看到像是整了個容……」顏路清:?哇,謝謝了。沒想到還能看到這么大段夸獎,怪讓人不好意思的。但沒想到,這粉『色』面緊接著又是條紅『色』——「這口軟飯就讓顧詞給吃了,便宜他了,『操』!」顏路清:“?”你說誰吃軟飯?顏路清想了想,打字。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