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顏路清躺在了他腿上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顏路清躺在了他腿上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顏路清躺在了他腿上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五章顧詞走得慢,所以兩人比前面帶路的大黑要落后幾米的距離。顏路清聽到顧詞說的話,忍不住笑了兩聲:“哈哈,你要我說我以前啊……”她在顧詞懷里換了個姿勢,稍微直起上半身一點,“我以前跟現在一點都不一樣,我在高中有超――多朋友。”她把“超”字拉得很長,還把胳膊伸開比劃了一下,證明真的很“多”。顧詞嗯了聲。顏路清便繼續叭叭:“她們都說我自來熟,很好相處,跟我說話很開心,所以我身邊一直很熱鬧,都是嘰嘰喳喳的漂亮妹妹。”想到這等美事,顏路清又忍不住咯咯直笑,等笑完了才說,“不過,我朋友多是多,真正關系很好的也就一個……唉,我還挺想她的。”顧詞自然而然地接話:“想她的話,為什么不見她。”“因為――”顏路清卡殼了一下,聲音頓住。她想要再試一次:“因為――”結果又是在這里卡住。不是她不想說,而是壓根說不出口。顏路清被搞得很煩躁,既然此路不通,干脆就換了個說法,“又不是我想見就能見的,”她聳聳肩膀,“反正目前是見不到人啦。”不等顧詞再說什么,她又興致勃勃地繼續講:“誒,還有呢!我還沒說完我的以前,你先別打岔!”顧詞微微側過臉笑了一下,“行,你繼續。”說話間,已經走到了回程的車旁邊。大黑幫忙開車門,兩人坐到了后座。顏路清很有排外感,傾訴欲只對著顧詞――坐上車后一直等駕駛位的隔板升上去,徹底隔絕了駕駛與后排座位兩處空間,她才又開始滔滔不絕:“我以前不認識像你這樣長得這么帥的男孩子。”顏路清皺了皺鼻子,“我本來覺得那個追我的學長在三次元里面就算很帥的了,因為當時我拒絕他之后,姐妹們全都說我不知好歹,說我絕對再也遇不到比他更帥的……哇,我真該讓她們來看看你!”――讓她們來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公主,男公主才是最棒最好看的。不過最后這句顏路清沒有說出口,因為即使是在醉酒的前提下,她也知道這種言論不可以舞到正主面前。聽她描述,不光朋友多,追求者也多。顧詞還沒等說什么,余光突然晃過一抹白色,緊接著便感到腿上一沉――顏路清坐車坐得頭暈,她非常順暢地往側面倒去,這么往下一躺,長度正合適,她的腦袋剛好擱在了顧詞的腿上。車內一陣沉默。“……你朋友說的沒錯。”顧詞中肯評價道,“你確實很自來熟。”顏路清仰著臉迷茫地出聲:“啊?”“沒事,”顧詞默許了她這種做法,“繼續。”“哦,繼續……”顏路清想了想,“我以前啊,沒有現在有錢。”她躺下之后舒服了不少,但語氣卻明顯沒有剛才歡快。仿佛整個人沉靜下來,現在才有了點兒回憶往事的味道。“我沒住過那么大的別墅,沒被很多人照顧過。”隨后顏路清語聲一頓,像是有點低落似的尾調滑了下去,“也沒有被很多人害怕過。”她那種似有似無的低落感縈繞在狹小的空間內,仿佛一下從剛才的晴天變成陰天,下起了細細密密的小雨。情緒轉變的太快,讓人有些猝不及防。“我以前也沒有現在這么多的……家人。”顏路清是仰面躺在顧詞腿上的,她的臉正對著上方,視線也直直對著車頂天窗。車窗外不斷劃過的霓虹燈光偶爾照進來,在她的五官留下斑駁的光影。顧詞看著她眼睛上方的一個小小的光點,看著她突然抬起手指,掰著手指說:“我數了數,也就院長、院長老婆和我幾個朋友同學,我會想起他們。其余的……我竟然也沒幾個人可以想。”說完,她的表情看起來特別茫然空洞,和平時歡脫又精靈古怪的樣子判若兩人。現在這樣的情況,大概只要在稍微延伸一下,問她什么她都會回答。但顧詞原本想要問的,卻又全都不想開口了。“顏路清。”“嗯?”“只要有人可以想,哪怕數量很少,哪怕見不到,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。”顧詞聽起來依舊平穩磁性的聲音里摻了許多復雜的情緒,每一個字都清晰地傳到她耳邊。他很少說長句子,所以哪怕此時腦子轉得慢,顏路清也聽得很認真。“真正不好的事情是……”顧詞聲線停頓,唇邊掛上了習慣性的笑意,喃喃低語,“你所想的人,都已經不在了。”“……”顏路清在這一刻,混沌的大腦有那么一瞬間的清醒。在這個瞬間里,她清晰地意識到顧詞說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。他從小家庭美滿,生活幸福順遂,卻因為人為的飛來橫禍家破人亡。他能夠想的人已經全都不在了。他在用自己的經歷來……安慰她。顧詞看上去和平時沒什么兩樣,側臉線條漂亮冷淡,眉眼卻又顯得很溫柔。顏路清突然覺得莫名難過。聽懂了他的安慰,比剛才自己胡亂回憶的時候還要難過。她現在組織不了什么語言,只是滿心想要說些什么來驅散這種壓抑的感受。“其實我說那些,并不帶著羨慕,一點都不。”顏路清壓下去那股難受,繼續順著兩人之前的話題往下聊,“因為我以前比現在好看多了――真的,顧詞。”顧詞垂著眼,睫毛像鴉羽一樣覆蓋出一片陰影。他聲帶笑意地回:“哦,有多好看?”怕他不信,少女的聲音突然加重,“就是連我姐妹都跟我說過,如果不是我這性格,就沖著我的臉也不會跟我關系那么好――因為害怕喜歡的男生喜歡我。”顏路清也忘記自己姐妹說沒說過,反正她確實沒撒謊,以前自己的身體不管哪兒都比現在好看多了。“我以前也不會被當成精神病……”“我以前不會走兩步就開始喘,不會莫名其妙哪哪都疼。”“還有啊,我以前頭發超級多,發質超級好,”喝醉了大概有點健忘,顏路清說完好幾條,很快就把自己說得也開心起來,“就是隔壁班不熟悉的漂亮妹妹也會來問我用什么洗發水的那種程度。”不像現在,天價洗發水也救不回來從發根開始干枯的發質,只能勉強維持罷了。顧詞笑意加深,嗯了聲。一個簡短的音符,引得喉結上下滑動,在夜色里看起來莫名性感。顏路清盯著他欣賞了會兒,突然靈光一閃,又想到一點。但是又怕隔板不隔音,不想給前排司機聽到。于是她仰著臉對著顧詞勾勾手指:“顧詞,你過來,你把耳朵伸過來。”但顧詞并沒有聽她的話。顏路清還是躺在他腿上,她仰著臉,他半闔著眼,和她沉默著對視。顏路清看著那雙湛黑漂亮的眼,深邃得仿佛有種魔力,盯久了會把人吸進去一樣。她心里著急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伸手勾住他的脖頸,直接把人拉到跟自己一個高度――顏路清在他耳邊很近的距離,用很輕的聲音道: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