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“總有一天你會被顧詞親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“總有一天你會被顧詞親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“總有一天你會被顧詞親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四章顏路清長這么大,這是第一次接觸到真正的上流社會晚宴。比電視里演的還要夸張,到處裝潢華麗,真正用眼睛看到和在屏幕內看幾個畫面是完全不同的感受――光是宴會廳中央的柱子和水晶燈兩樣就快把她的眼給閃瞎了,更別提還有各位貴婦人貴千金身上戴著的珠寶鉆石,總之就是一個字:閃。顏路清依舊感謝于自己有病人設,基本上跟著顏父顏母去到處點點頭叫個稱呼就行了,連話都不用說幾句。也因為這個場合不同于上次金狗逼生日,她沒再拿什么“病情穩定”一類的說辭來嚇唬人。因為在旁邊當裝飾物實在是太無聊,顏路清跟腦內搭上線的瑪卡巴卡隨便聊天:“我一直都想問,上次你說我必須在那個時間段去蝶葉山,帶著顧詞一起,不照著來的話會出現危險,所以你才被激活……”“那么現在呢?現在我沒有任何危險了?”瑪卡巴卡:“有的話我會收到提示。”“也就是說,你也只是每次都根據所謂的提示來提醒我?沒有提示,就沒有危險嗎?”“不是的。”瑪卡巴卡沉默了會兒,才說,“劇情上是這樣沒錯,但是已經改變的、要給瑪利亞懲罰的,我不會收到提示。”“我還好奇一點……”顏路清想了想,“你之前說過,不能改變人物之間的關系啊走向一類,那么我也算改變了顧詞和我這個角色本身吧?這兩人的改變都夠大了,你怎么沒收到提示呢?”“因為你和顧詞不是主角呀!一般不是主角的話,只有大致的定居地點需要固定,其余只要別突然死亡,做什么基本都沒關系。”“去學校讀書也沒事?”“沒事。”“……”大概在這種設定里,支線配角就好像群演似的,只要安穩地在哪兒活著就好,并不會被中心管控每一次的行為。但主角團就不行。顏路清突然慶幸自己沒穿成主角團,不然就照那個“懲罰”力度,想要活著得多難啊。不過,瑪卡巴卡說到不可以突然死亡……顏路清一邊隨著顏父顏母走動,一邊想,她和顧詞在原書里都是死亡下場,那如果她改變了結局,本該死的人繼續活著,會被允許嗎?但她沒有問出去。反正距離真正的結局還遠著,顏路清不是杞人憂天的人設,她喜歡活一秒快樂一秒。現在她和自己最喜歡的紙片人關系越來越熟,只要確保目前兩人沒生命危險,就沒必要想那些更復雜的。再說……顧詞又是能屏蔽金手指,又是能屏蔽瑪卡巴卡,簡直是堪稱bug的存在。顏路清在腦海里說:“行了,沒事兒了你退下吧。”“好嘞!”顏路清一直覺得瑪卡巴卡還不錯,隨叫隨到,雖然干不過系統,但必要的時候還算有用。繼續跟著這對夫妻走動,顏父稍微空閑下來的時候,顏路清趁機問了他上次提到的顧詞大學的事情。顏父卻沒明確說,只道:“你爺爺可以幫忙,但你爺爺要見你,明后天記得去他那兒一趟。”顏路清沒多想,說好。接下來是重頭戲,壽星章老爺子出場,顏路清再次跟著前去打了招呼,順帶聽了一通圈內人士的寒暄。不過大致一圈走下來,除了被各路寶石鉆戒閃到眼睛,她最強烈的欲望是愈發饞眾人手里那搖晃的紅酒杯――那色澤,那液體在酒杯里晃時漾出的深紅,看起來真的好好喝啊!可惜顏父顏母明令禁止,不準她喝酒。別人喜歡酒可能就是喜歡半醉不醉的感覺,顏路清不是,她是單純覺得酒好喝,酒就是她的肥宅快樂水。原主的身體確實屬于對酒精耐受度不高,但是醉酒這種事也是可以改變的。顏路清穿來之后喝了兩次,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基本法,她不應該因為怕醉就不喝,而應該通過經常喝酒來把這身體變成跟自己原來那樣。顏父顏母不松口,還是得去找顧詞。“顧詞自己一個人,我怕他無聊,先去找他了。”小聲對著顏母說完,顏路清頭也不回地提著裙子開溜。……簡單掃了一眼廳內,沒見到人,她又直奔休息區。結果猝不及防,顏路清在拐角的地方跟一個才見面沒幾天的身影擦肩而過。兩人腳步都同時一頓――章年看著今天稱得上盛裝打扮的顏路清,一下子愣住了。女孩穿著白裙子,皮膚白得仍然像是會反光一般,妝容干凈簡單,卻格外適合她,顯得五官尤為精致,一雙眼睛看人時格外靈動。只一眼,就覺得這女孩跟剛才那個給他添堵的人莫名同屬一個畫風。……更酸了。章年咬了咬后槽牙。從前顏路清跟自己約吃飯、約電影那會兒,遠沒有現在好看,雙目無神,瘦得不像一個花季少女,偶爾盯著他發呆的時候,總讓章年聯想到她的那些精神病傳聞,毛骨悚然的同時他還得裝作一副正常的樣子。沒想到現在,她竟然變得這么漂亮。顏路清一臉懵逼地看著面前的章姓替身,眼瞅著他的目光從震驚、幽怨、最終轉變成憤恨,而后不出的直覺向右轉頭――果然看到了倚著柱子穿著一身白的顧詞。顏路清朝著他走去,顧詞也恰好抬眼看她。“……顧詞,你是不是見到那個章某了?”顏路清還有點懵,“他怎么氣成那樣啊?”“不知道,”顧詞笑了笑,說:“他來找我,所以就隨便聊了幾句。”顏路清:“……”她懂了,這是被公主竹筍攻擊了。怪不得,怪不得。但顏路清還挺好奇的,“所以……你們聊什么了?”顧詞漆黑清潤的眼眸劃過明顯的笑意:“我們在聊……現在軟飯行業真是內卷嚴重啊。”顏路清:“???”他是不是中間漏掉了好幾集?內卷她知道什么意思,但軟飯行業是怎么回事?正打算繼續問下去,顏路清聽到身后突然傳來一道男聲――“顧詞!”這聲音很年輕,底氣很足。顏路清回過頭,見到了一個跟聲音非常相符的人,穿著黑色禮服,挺拔高大,相貌俊朗。他直奔著顧詞而來,嘴里說著:“我聽人說你在――”卻在目光掃到顏路清的瞬間卡了殼。他表情從驚喜轉變成震驚,而后看著顏路清說了個臟字:“草,顏路清。”穿越以來,顏路清這是第二次聽有人把自己的名字叫得這么咬牙切齒,上一個是虞惜。恨她,應該都是因為顧詞,那么這個人應該就是顧詞的……“衛遲。”顧詞淡淡開口,眼睛卻看著顏路清,“你先離開一下,我去找你。”顏路清也不想接受這位的攻擊,上次虞惜的偷襲還歷歷在目,她對顧詞比了個ok的手勢,轉身就走。“不是,你們這是……”衛遲原本想問他這幾個月為什么失聯,此時卻來不及問,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,“這是顏路清啊,那個精神病啊,我一直懷疑她暗戀你的那個變態精神病啊――”顧詞打斷他:“我知道。”“知道你還跟她走這么近?!”衛遲抓了兩下頭發,“不行,今晚結束了我們得好好說說,你先說你現在住哪兒?”聽到這個問題,顧詞笑了一下:“住她家。”衛遲倒吸一口涼氣,而后壓不住聲音地問:“你住她家做什么???”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