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正宮vs替身正宮完勝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正宮vs替身正宮完勝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正宮vs替身正宮完勝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三章客廳內,所有別墅里的其他人看起來似乎完全沒被正發生的事情所影響,該做飯的做飯,該打掃的打掃,全都在裝著很忙碌的樣子。然而余光卻頻繁地朝一處掃射,耳朵也恨不得支棱著聽。顏路清位于所有人視線的正中央,腳趾扣地恨不得給自己扣個地下皇陵進去躲一躲――她又開始賣鍋了,這還是穿越以來最大的鍋。顏路清說完“你聽我解釋”,怎么聽怎么像“你聽我狡辯”。而且這一尷尬,胳膊還抬起來了,差點不知不覺間做了爾康手的動作。“解釋什么?”顧詞看著她,語氣玩味,“解釋為什么這里除了我,還有一個需要治眼睛的人?”竹筍攻擊發動aga。顏路清:“………”“誰需要治眼睛?”章姓替身像是看不懂人臉色一樣張口就來,“顧少爺難道不想承認自己跟我長得像嗎?”他那么普通,卻那么自信。顏路清恨不得給他表演一個白眼后翻。不自信的時候她還評價這人算是抖某級別的帥哥,現在看來簡直辱抖某帥哥了。她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,當做沒聽見顧詞這句話,也當作沒聽見章某這句拼命捧高自己的話,對著這個章姓替身道:“這位章先生……你找來有什么事,直接說吧。”“喲,章先生?”章某突然一笑,“你為什么這么叫我,我還以為……”章姓替身相當幽怨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還以為我們至少曾經是男女朋友的關系。”那似嗔似怨的一眼,這惺惺作態的語調,差點給顏路清直接送走。她強忍著頭皮發麻的感覺,正想繼續跟他周旋,耳邊傳來顧詞的聲音――“曾經是男女朋友……”顧詞語速緩慢地重復了一下這四個字,看向她的眼神沒變,笑容卻加深,口中說出了兩個毫不相干的詞:“穿假鞋,蓋白布?”“……??”顏路清懵了一下:“什么穿假鞋?”從頭至尾,顧詞的神情是在座所有人里最淡定的一個,仿佛真就是出來喝口水順帶看了場戲。他甚至對于剛才章某酸檸檬的話都沒做什么反應,全程只是在看顏路清而已。他見面前的人滿臉迷茫,清冷冷的嗓音提了個關鍵詞:“――談談你的前任。”顏路清想了許久,才想起自己似乎曾經評論過一個視頻,標題是說“談談你的前任”。而她寫了兩句……一句是“記不太清了,只記得他穿假鞋”,一句是“上次帶著假鞋去看他,蓋著白布,好像不太愿意見我”。這兩句話她收獲了超多的贊,數不勝數的評論回復,不是哈哈哈就是牛批。但是問題是――“你怎么會知道?!”顏路清回憶了一下自己發評論的場景,確實是在樹洞里,在這人身邊,她震驚地看著顧詞,“當時……當時你看到我評論了?”顧詞點頭:“嗯,碰巧。”剛睜眼,他也是不得不看。顏路清瞬間感到一陣猛烈地窒息――救命啊!!這他媽一個飛來大鍋和她胡謅蹭熱度的發言為什么還對上號了???兩人說的有來有往,但在外人眼里,此時此刻的顏路清和顧詞仿佛在打啞謎,說著只有兩人知道的小秘密。尤其是一直心系吃瓜的小黑,現在簡直快要急死了,恨不得替眾人開口問一嘴你們在他媽說些啥呢。好在他沒急太久,章替身就憋不住開口問:“顏小姐和顧少兩人這是說什么謎語呢?怎么不能給我們講講?”顏路清:“……”你還真敢問。因為這句話,顧詞終于回過頭,算是頭一回正面對章替身做了回應。他晃了晃水杯:“你確定要聽?”章替身身為圈內人,在來之前就得知了各路小道消息,自然知道顧詞現在的出境有多尷尬。曾經再怎么風光的天之驕子,現在也不過是個家破人亡的小白臉罷了。他原本是完全不覺得這人有什么威脅的,自己就算是私生子也比他要強上不少。但當他見到真人,對上顧詞的眼睛的那瞬間,他竟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自慚形穢的感覺。但章替身很快就將那種情緒收好,語氣里只剩下檸檬,對著顧詞揚了揚下巴:“這有什么不能聽的?你說。”“確實也沒什么,不過就是顏小姐祭奠她死去的前男友時說過的一些話而已。”顧詞彎了彎眼,笑容看起來非常閑適,“既然你自領顏小姐前任的身份,那她懷念的死人肯定是你了?”章替身原地愣住。顧詞本來只帶了空水杯出來,現在又裝滿走人,只在臨走前笑著對眾人說:“玩得開心。”顏路清:“………”章替身:“!!!”雖然不知道他這四個字是在內涵哪一個人,但是在座不論哪一個都覺得自己被內涵了。這大概才是陰陽之法的最高境界吧。章替身找來,顏路清不確定他是因為想要錢了,還是因為真的惦記曾經和他吃過飯看過電影的原主。最后顏路清稀里糊涂地吩咐大黑把他打發走,頭昏腦脹地回到了房間。再次躺在床上,手機還是停留在之前看小黑時的界面。結果她發現,那傻孩子頭上又開始冒……粉嫩嫩的顏色?顏路清隨手一點――小黑粉泡泡:「太刺激了!太刺激了!我發現顧詞少爺真的很有……很有正宮風范啊!!!」顏路清:“…………”媽的智障。顏路清在床上咸魚癱了一會兒,輾轉反側了一會兒,最后還是在無限糾結中點開了和顧詞的對話框。剛經歷過那樣的場面,她尷尬到難以見他本人。還是微信說吧。【在逃圣母】: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么來,我連他叫章啥啥都不知道【在逃圣母】:我們也沒當過男女朋友,頂多我以前是個散財童子罷了……我從來沒談過戀愛,可單純了,真干不出那么花的事兒這么花的事兒指的是找替身,顧詞應該能理解吧?顏路清埋頭繼續打。【在逃圣母】:而且你別聽他胡說啊,你倆長得一點也不像!我眼睛沒問題我視力50【在逃圣母】:[淚,6了下來jg]她一口氣發完,便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地等公主詞回復,備注【在逃公主】四個字都快被她給看出窟窿了。顏路清閑到開始戳顧詞頭頂上的透明泡泡,一戳就是一個「。」這是不是也算表明他內心沒怎么當回事?正在這時,手機一震――顏路清視線瞬間下移,屏住呼吸定睛一看。只有兩個字。【在逃公主】:嗯,好。顏路清:…………媽的,真的好正宮。-原本打算一整天都投入到催眠學習的顏路清,上午一回來就被迫收到了一份替身大禮包,下午又被一通電話給叫去了顏家本家跟顏父顏母談話。她只好跟那個老爺爺再三表示歉意,并且把學費直接轉了他,表示自己不會跑路。在本家,顏路清跟顏父顏母談話時是面對面坐著,她全程手里拿著手機,時不時看一眼。――這舉動看上去跟現在年輕人與家長談話時的做派幾乎一樣。但顏路清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。她是一個能熟知家長內心的年輕人。顏路清開著家庭群,就這么看著顏父顏母頭:“先前聽你保鏢講了蝶葉山你跟顧詞掉下山的事兒,但他說的很籠統,具體的你要不再跟我們說說?”內心冒藍泡泡:「唉……成年人極少在蝶葉山發生失足事故,這事故肯定是人為的。那么這是顧家仇家做的,還是我女兒做的?」顏路清:“……”你是真的了解她。顏路清給顏父簡單講了一遍,但有許多細節她都不不想提,是跟對同學講的時候差不多的詳略。顏父點了點頭,還笑了兩聲:“好,你們沒事就好,沒想到顧詞跟你竟然已經這么熟了,挺好,哈哈。”內心繼續冒藍色泡泡:「總覺得她在瞞著什么。」然后顏母也是跟顏父差不多的話術,先是關心她,然后試探著詢問她:“你們一起玩的同學們都開學啦?”顏路清點頭:“是啊。”顏母欲言又止,與此同時,內心開始冒藍泡泡: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