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我他媽哪來的前男友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我他媽哪來的前男友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我他媽哪來的前男友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二章顏路清這次喝的比上次小黑生日要多,醉得更厲害,這感覺實在太奇妙了。――她靈魂依舊維持著自己曾經千杯不倒的人設,覺得自己沒醉,但身體告訴她:不,你醉了。很神奇。顧詞抱著她走出包廂的時候,顏路清隱隱約約聽到了身后熟悉的雙胞胎姐妹的聲音,帶著醉意啊啊一通亂叫,嘴里還吆喝著什么“磕到了磕到了”。誰?誰磕到哪兒了?可別磕骨折了啊。顏路清心系姐妹花,這么想著想著,不知不覺間頭就靠在了顧詞肩膀上。大概因為他走得太穩,身上又好像能冒涼氣,還特別好聞,對于她來說實在太舒服,顏路清直接半昏睡了過去。一直到耳邊傳來了“叮”的一聲,她才再度驚醒――看周遭的裝修,他們已經回到酒店,顧詞正抱著她走出電梯,很快就到了套房門口。他站定,微微偏了一點臉看著顏路清:“醒了,就拿卡開門。”顏路清揉了揉眼睛:“卡在哪?”“左邊口袋,你手邊。”“哦。”顏路清伸手就去摸自己身上的左邊口袋。顧詞:“……在我的口袋。”于是開門又廢了好幾分鐘。等顧詞把她抱進房間,直直朝著她的床走過去的時候,顏路清卻突然摟緊了他:“顧詞,我長這么大沒求過什么人。”“……”顧詞腳步一頓,“所以呢?”“所以……”她小心翼翼地說,“求你,幫我放個洗澡水?”……等洗澡水放好了,澡也泡好了,顏路清用很奇怪的姿勢爬出了浴缸,給自己擦干穿上浴袍,花費了所有的力氣。她于是又高聲呼喚“顧詞”,沒多久外面就傳來他的聲音。“穿衣服沒。”“穿了。”顏路清說,“但是我站不起來――”顧詞推門進來,一邊朝她走來一邊語氣涼涼地說:“不錯,還知道穿。”“那當然,”一回生二回熟,顏路清看他彎腰就勾住他的肩膀,“我安全意識很強的好嗎?”顧詞也剛洗完的樣子,換了身衣服,頭發濕潤柔軟。兩人聞起來都是酒店沐浴露的香氣,是同一種味道。顧詞走過來,看著顏路清身上睡袍穿得還算板正,腰帶也勉強系上了,只從下擺處露出了一雙雪白的小腿,看著纖細得過分,似乎一把就能捏斷。他把顏路清再次打橫抱起來,無不諷刺地說:“哦,原來你還有安全意識。”“對啊,”顏路清說得理所當然,“比如,我絕不可能讓陌生人出現在我的臥室我的浴室……”她加重語氣,“尤其異性。”“……然后,”顧詞像是看著外星生物一樣看著她,“你就叫我過來?”“那是因為――”顏路清突然卡殼,在“你不是異性”和“你不陌生”里思考了好一陣,才想明白選擇了后者,“那是因為你又不陌生。”顧詞輕嗤了聲,沒回答。而等他把人放床上的時候,又聽到她心直口快的下一句――“而且,我們都睡過了,那么熟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“………”-一回生二回熟,這話適用于許多狀況――比如宿醉后遺癥有過一次之后,第二次就對那種感覺了習以為常。第二天早上,顏路清醒來后很快適應了頭疼胃難受,洗漱完畢走出房門,恰好遇到大黑拎著早餐把食盒一一擺在桌子上。養生湯,養胃粥。真不錯。她捧著碗坐在沙發上,聽他匯報:“司機到酒店樓下了,小黑去遛狗還沒回來。”顏路清手指一頓:“那……顧詞呢?”“我來了還沒見到他,應該是還沒醒。”“……”大黑揣摩著她的意思,試探道,“顏小姐,需要我去叫起床……?”“不需要不需要。”顏路清立刻打斷他,有點心虛,“我們等他一下吧,他昨晚估計沒睡好,不急。”“為什么沒睡好?”顏路清正要回答,身后的門“啪嗒”一聲打開。顧詞邁著長腿走到沙發邊,因為皮膚太白眼下有明顯的青色,跟大黑擦肩而過的時候,面帶笑容地回答了他的問題:“因為昨晚我助人為樂,照顧了一個殘疾人。”顏路清:“……”大黑尷尬地“啊”了聲,先是跟顧詞說了早上好,而后忍不住打聽:“顏小姐喝醉后,是徹底不能走了?”“嗯,而且不僅腿殘疾。”顧詞還是抿唇笑,語氣溫和,“腦子也是。”顏路清:“…………”仿佛有一行小字浮現在眼前:筍公主朝您發送竹筍中。顏路清催眠自己我沒聽見我沒聽見我沒聽見。只要我不尷尬,就沒有人可以尬到我。她眼觀鼻鼻觀心喝自己的粥,等感受到身邊的沙發墊凹下去一塊兒,看到顧詞的手去開他那份餐具,顏路清才終于小聲開口。“那個……昨晚麻煩你了,不好意思哈。”身邊的人聲音比剛才更溫核了。“沒關系。”顧詞笑著說,“反正睡都睡過了,那么熟,有什么好怕的?”“……”醉時欠的,都要醒來還。小黑就是在這種核平的氛圍里進門的,他一邊牽著邊牧,一邊氣息不勻地匯報:“狼也太能跑了,我以為遛遛就行,結果它拉著我跑了得有幾千米才肯往回走!”“可以啊小狼,”顏路清夸贊,“能把武力擔當累成這樣。”狼便撒歡一樣跑過來,圍著她和顧詞轉圈,一直到兩人都伸手摸了它的腦袋為止。吃完早飯,在樓下跟同學道別的時候,顏路清和雙胞胎難舍難分,表演了一出姐妹情深,差點淚灑當場。上了回家的車后,顏路清戳開群聊,繼續看兩姐妹的泡泡。夏雨天藍泡泡:「嗚嗚嗚我好喜歡她哦,不知道下次再見要到什么時候了……」夏雪天藍泡泡:「世界上最難受的事情,不過是你剛嗑了一對新的c,就要遠離他們……」顏路清盯著手機,剛才的紅眼圈還沒消失,這場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失戀。顧詞扯了扯嘴角,正要開口安慰她兩句,卻見顏路清又退出了微信,點開了手機主屏幕上的……黑白短視頻軟件。“……”瞬間失去了開口的欲望。仿佛跟來的那天一樣――故技重施。舊夢重現。都說短視頻會窺測用戶喜好,顏路清的喜好是被拿捏得明明白白,除了一開屏是廣告以外,軟件給她推的十個視頻里五個都是美女――不是美女變裝就是美女化妝,再不就是美女拍段子。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