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……被公主抱了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……被公主抱了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……被公主抱了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二十一章顧詞的話說完,又繼續低頭去玩那個多面畸形魔方。顏路清直直看著他的表情,滿腦子都在復盤回憶兩人剛才的對話,心跳速度依然沒有減緩,睫毛止不住地顫。他說的話都相當自然,并且這話題并不是顧詞挑起來的――是她。是她看到書名先問的顧詞,才有了他說的關于a的“玩笑話”。顏路清當時在問顧詞這個問題的時候,一方面是因為她沒在論壇里得到正經人的正經回答,網友多是調侃她、或者嘲諷她標題里的問題,所以她想當面問一個正經人。大黑小黑不合適,因為他們雖然忠于她,但一直把她當成精神病――會認真回答這個問題的,她只能想到顧詞。而另一方面……顏路清當時日日生活在一個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精神病的環境下,表面嘻嘻哈哈,偶爾夜深人靜,也會覺得有些荒謬。她知道自己從小如何長大,清楚記得自己的人生軌跡,但會在某個瞬間,有種害怕自己會被這具身體影響到的感覺。她當時急需一個正常人,來給她一顆定心丸。那顆定心丸就是顧詞給的。在那之后,她再也沒有胡思亂想過。所以,他剛才說“還以為你是a”――那到底是不是玩笑?但是――顏路清轉念一想:如果不是玩笑,那又怎么可能?“好了。”耳邊突然響起顧詞的聲音,仿佛一道鐘聲勾她回魂,所有的思緒也在瞬間被打斷。顏路清朝他看去。顧詞手里拿著一個已經復原完畢的畸形魔方,每一面都是相同的花色,他伸手往她的方向遞了一下。顏路清愣愣地接過來,剛才的思想都暫時擱置,滿腦子只剩感嘆:“你……這么快???”賣這玩意給她的店主說,這東西看著面數多,本質都一樣,鉆研透了規律二十分鐘就能拼起來。可從他拿到到現在哪里有二十分鐘?頂多十分鐘。“第一次玩,”顧詞語氣里有種暗藏的贊賞,“挺新奇的。”顏路清:……哦,還是第一次玩。真的好饞他的腦子和他的嘴啊。能不能借給她用用呢?顧詞玩完了魔方,像是還沒玩夠一樣,又去翻著桌子上別的玩具,一邊翻一邊問她,“這些鎖和環你都學會怎么拆了嗎?”“……”顏路清躊躇了一下,“我看人家演示的時候覺得我是會了,但是也可能忘了一些……”“行。”顧詞笑著點了點頭,挑到她剛才解了半天沒解開的九連環,“那我試試。”顏路清就看著那雙修長好看的手穿梭在環與環之間,偶爾的思索停頓,讓整套動作看起來依舊非常流暢,甚至有種奇異的節奏感,相當賞心悅目。解開了九連環,還有華容道、孔明鎖……看他一點點解開這些,雖然每個都時間不長,但好像有種讓人安心舒適的魔力,顏路清原本狂跳不止的的胸腔莫名的漸漸平復下來。狼也像是能看懂一樣,解開一個就在旁邊“嗷嗚”一聲,最后一個玩具結束后,顏路清忍不住笑:“看你們下午相處的不錯嘛,它還會給你助威。”“它很聰明。”顧詞隨手摸了摸狼的頭,“下午教了它幾個簡單的指令,你可以對它試試。”顏路清一直喜歡貓貓狗狗,但從來沒有經濟和時間條件養,更別提這么純的邊牧。于是在顧詞的指導下,她對著它下了幾個“坐”“起”“后退”“握手”等簡單指令。正當顏路清玩心大起之時,耳邊再次出現了一絲微弱的電流聲。――大概是某個小弱雞又要連線她卻被某大佬屏蔽。顏路清收回了摸狼的手,她從沙發上站起身,問顧詞:“你今天去換藥了嗎?”不知道為什么,她一站起來,顧詞身上那股解玩具時悠閑的氣質就消失了。“還沒有。”他懶懶地抬眼,“怎么?”“夏雨天她們說晚上要去定好的酒店吃飯,正好離醫院不遠,我先陪你去換個藥吧。”顏路清從他身邊繞過,“我先去換個衣服,馬上好。”……在關上房門,顧詞不在身邊之后,顏路清腦內終于被瑪卡巴卡連上線――“瑪利亞!瑪利亞!”它還是老樣子,喜歡大驚小怪,語氣聽起來非常激動,“剛才,剛才顧詞是不是――”顏路清打斷它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“你當時為什么會問他那個問題呢?你如果不問――”“我為什么問?”顏路清覺得有點搞笑,“首先我心智也沒多成熟,剛成年,一個單純懵懂無知的少女莫名穿越到這兒而已。其次,我跟他相處就是那樣的,想說什么就說了。”瑪卡巴卡一愣:“好吧……瑪利亞,我只是有點著急,因為顧詞身上有很多不對勁的地方,他在的時候能屏蔽我,你的金手指對他沒用……”顏路清:“這些我也都想了,但只要沒生命危險,別的都無所謂吧。”剛才坐在沙發上,顏路清感受到瑪卡巴卡要連接她卻連不到的時候,突然生出了這樣的想法。為什么穿書者總要把系統擺在信任第一位?至少她不是。不管起因如何,前段時間要她陷入危險甚至可能沒命的就是所謂的穿書系統,而救她的是顧詞。她確實沒有多聰明,但人應該相信自己看到的、自己所經歷的。不過,雖然顏路清相信顧詞遠勝于狗逼系統,但這不等于她不想知道顧詞的內心想法――“我跟你疑惑為什么金手指看不到顧詞,不是因為我質疑他有什么bug,我只是想看看他都在想些什么,純粹好奇罷了。”而且她自有打算。顏路清已經加了那個神叨叨的老爺爺的微信,經過今天這番對話,她準備明天回家開始就立刻付錢線上聽課,虛心學習,早日出師。催眠公主詞,知道他的內心,指日可待。-打車到了醫院,等了十分鐘排到顧詞。兩人進到病房,顏路清沒想到竟然在這里再次遇到了姜白初。“好巧啊姐姐!”姜白初帶著她一身的玫瑰就來了,“你怎么來醫院――”她聲音一頓,眼神掃到了顏路清身邊的顧詞,突然“啊”了聲。顏路清指了指顧詞:“我來陪他換藥。”姜白初定定地看著顧詞的臉,三秒后,換上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啊!我知道你,你是顧詞學長――”艸!才反應過來,這是顧詞和姜白初的第一次見面吧!顏路清在看書的時候圍觀過各種給顧詞湊c的黨派之爭。因為這書熱度極大,各種邪教也滿天飛,且顧詞并沒有被蓋章愛上過誰,他人氣又巨高無比,所以給他拉郎的什么黨都有――其中有把女神經配給他的,有把虞惜配給他的,還有把姜白初配給他的。這三種跳的最高的里面,只有第二種噴的人較少,畢竟第一種是yy顧詞和一生之敵在一起,第三種是拆了原c,一拎出來都會被眾人噴死。配姜白初是因為顧詞在書里幫助過她,雖說那只是在他復仇時順帶幫了一把,非要論,其實應該說他在幫助社會鏟除惡人,但在邪教c粉眼里,這就是驚天大糖。但歸根結底,這些都是極少數,他的粉絲里百分之九十幾都是唯粉,不極端,只是心疼他喜歡他且希望作者善待他的那種――顏路清自己就是顧詞唯粉之一。不過,她也挺好奇,顧詞跟姜白初的第一次見面會不會有什么不同的火花。所以在姜白初叫了“顧詞學長”之后,顏路清瞬間轉頭,仔細地觀察顧詞一舉一動。顧詞之前一直沒往這邊看,所以他聽到有人叫自己,先是循聲跟姜白初對上視線,而后神情幾乎沒有絲毫改變,禮貌又生疏地對姜白初道:“你好。”顏路清:……?沒了?沒了??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