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沒逃(穿成女神經...) 回到首頁

沒逃(穿成女神經...)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沒逃(穿成女神經...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《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》20201111車厘酒第一章“顏小姐,請您回答我,您有自主意識到這是又一個新的人格嗎?”顏路清意識蘇醒的時候,聽到耳邊有人這樣問自己。那聲音由遠到近,像是撥開層層云霧,逐漸清晰。她睜開眼,視線最初接觸到白花花的墻壁,然后落到了聲音源頭處——白花花的外套上。顏路清發現自己正坐在一把舒適的椅子里。她面對著一個穿白大褂的女人,自己面前有一份試卷似的東西,仔細一看題目:人格分裂測試。顏路清:?……這不對勁。這不對勁!閉眼之前,自己不是正經歷了一場空難,并且在飛機顛簸的中途就撞昏頭了嗎?就算沒死,也不應該被帶著來看心理醫生吧??不等她再往下想,對面的女人又說話了。“又分裂出來一個新人格。”白大褂笑了笑,看著面前患者荒唐的病例,硬生生壓住氣說,“顏小姐,要不是見過您病理性精神疾病的化驗單,我都要懷疑您這一年來是在耍我玩了。”“?”顏路清懵逼:“誰分裂人格了啊?我又沒精神病。”侮辱誰呢?可面前這白大褂聽到這回答,卻一臉“你病入膏肓無藥可救”的樣子,似乎并不打算回復她這個問題,說:“開的藥還是之前那些,定期復檢,穩定不住再換藥。”我換個錘子藥。在心里吐槽了一嘴,覺得這人怕不是腦子不太正常,顏路清起身就想逃。她快步走到距離自己最近的門旁邊,甚至還踉蹌了一下。卻不料門把手拉開后,外面的景象把她嚇得又是一個踉蹌。——長長的樓道里,站著一排警匪片里面充當“匪”角色的高大男人們。統一的黑西裝,一個個還在室內戴著墨鏡,相當反常。顏路清愣了一下,瞬間明白了什么,低頭看了看自己。這皮膚白的太病態,這胳膊腿細得像個二次元漫畫走出來的女孩——這不是她的身體!顏路清下意識看向距離自己最近的看起來很高大的大黑,說:“……跟您打聽個事兒,這什么世界?不,這什么年代?這還是現代吧?什么時代背景?”顏路清語速奇快,吐泡泡似的一個接一個問題問出來,她越問越慌:“兄弟,對個暗號,奇變偶不變?”刻在骨子里的順口溜讓大黑立刻開口:“符號看象限。”顏路清瞬間松了口氣——她覺得自己雖然穿越了,但是不管怎么說,只要九年制義務教育接受的是一批就說明世界觀沒出大問題。顏路清笑笑:“謝了兄弟。”沒想到她的道謝卻讓這大黑看起來驚恐又迷惑:“顏小姐?”他惶惑地問完了,隨后像是意識到了什么,轉頭對著顏路清身后加大音量:“趙醫生,我們小姐病情又加重了?”顏路清:“???”什么“我們小姐”?這大黑是她手下??里邊傳來醫生的回復:“你們小姐的病情一直挺重的,你倒也不用太大驚小怪,看這次她人格也不具有攻擊性,多照顧就好了。”顏路清心說你才病情重,身邊大黑卻已經跟醫生道謝,而后轉頭湊到顏路清耳邊道:“顏小姐,人在半小時前就已經送到了。”“啊?”顏路清從開始到現在都是滿頭問號,“什么人?”大黑聞言,臉上閃過一絲尷尬:“是、是顧詞,您讓金少他們今天把顧詞送到您的別墅……您這次連顧詞也忘了嗎?”“顧……”顏路清怔了怔,像是“咣”地一聲被大錘砸中,提高聲調重復道,“顧詞?!”等等。精神病顏小姐,被送到的顧詞,金少……顏路清傻眼了。她不是單單的穿越時空——她怕是穿書了!穿成了昏迷之前看的那本小說里跟自己同名同姓的法制咖女配!在飛機上撞昏頭之前,顏路清正在看一本叫做《心動限定》的小說。這篇是今年出圈大作,披著言情的皮,實際上偏群像,其中反派大佬的角色塑造的特別出彩,年少遇難,受盡折辱,翻身后就算復仇手段殘忍,卻從不傷害好人。她還因為實在太心疼反派大佬而在評論區重拳出擊。大佬名字就是顧詞。而沒記錯的話,《心動限定》里只有一個姓顏的女性角色,是跟顏路清同姓同名女配,一個萬人唾棄的物理sjb。顧詞年少時正兒八經的天之驕子,家境優渥,容貌驚艷,在校園里熠熠發光,無數青澀少女的暗戀對象,女配也是其中之一。那時候她還沒什么別的表現。顧家是由外地遷入,新家族迅速的崛起導致了被本土家族暗中心生歹念,顧詞剛上大學沒多久,顧父顧母一朝被自家內部極為信任的人反水坑害,產業坍塌,顧氏夫妻二人緊接著就在一場“意外”車禍中不幸身亡。父母去世后,顧詞在大眾視野里銷聲匿跡——他被仇家最紈绔的小輩擄走了。那貨喜歡的姑娘癡心喜歡顧詞多年,逮著機會就對顧詞借機報復,顧詞被限制人身自由,被注射藥物,被紈绔嬉笑玩鬧著把原本漂亮的眼睛生生弄瞎,受盡折磨,生不如死。顏路清當時看到這兒:……硬了,拳頭硬了。可更讓人硬的還是后面,法制咖女配就是在這時候出手。女配是個貨真價實的千金大小姐,顧詞的初中校友兼高中同班同學。喜歡顧詞足足六年,還是暗戀。這聽起確實純情又美好,可這大小姐從小思想便異于常人,喜歡久了,竟然把自己給喜歡成變態了——顧詞被紈绔折騰到視力出問題之后,女配得到風聲,帶人去把顧詞從紈绔那兒威逼利誘“要”了過來。她承諾同學一場,會給顧詞自由,她承諾會治好他的眼睛,她承諾他身體養好了就放他走……但神經病說的話肯定不算數啊。她把他囚起來了。顧詞就這樣從一個地獄去到了另一個地獄。……顏路清當時快看吐了。罵她就像罵自己,越罵越氣。她想,如果我有罪,請讓法律制裁我,而不是讓我看著這個sjb頂著我的名字虐我最愛的角色。所以。

大佬怎么還不逃[穿書]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9309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