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167 敗者為寇 回到首頁

3167 敗者為寇
官色:攀上女領導3167 敗者為寇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劉學丹聽后,笑意盎然,說:“迷途知返,大義先覺,明白就好啊!”

葉青忙點頭說:“今后,我們漢江省委宣傳部的工作,一定要在劉書記的帶領下,勇攀高峰,堅決貫徹劉書記的指示精神。”

劉學丹說:“說到我的指示精神,眼下呢,我還真有一個,你是清楚的,唐誠去了哈國購買那個米沙甘油田去了,他當時去的時候,我就勸過他,不要輕易的就去,防止會變成騎虎難下,可是唐誠就是不聽。唐誠說他這么做,出發點是為了降低我們漢江省的油價,是為了我們漢江省的出租車司機們搞福利,是為了漢江省美好的將來,既然是這樣啊,你們宣傳部門啊,我們省的各個新聞媒體,報紙平臺,都要大肆的宣傳這個事,要讓每一個省城的出租車司機,都知道唐誠同志去了哈國購買油田的事。”

葉青聽后,表示可以辦,其實呢,她心里也明白,劉學丹施展的計策,就是典型的捧殺!

官場上,打擊政敵的方式方法有很多,大致的,分為四種,即明殺和暗殺,棒殺和捧殺,最厲害的就是這一招捧殺,正所謂是捧的高摔的慘。

劉學丹知道,這個葉青原來是唐誠的人,這一定是看到唐誠要完蛋了,她在積極的謀劃后路,人嘛,都是感性動物,天然的有趨利避害的本能,如果沒有這個本能,那就不是人了,是動物。這都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,劉學丹不會完全信任這個葉青的誠意,劉學丹囑咐這個葉青,明天的報紙,劉學丹還要看到大篇幅的宣傳唐誠哈國收購油田的壯舉。

葉青答應照辦。

漢江省這里,已經給唐誠布下了天羅地網。唐誠也不是傻子,對于這一切,唐誠也有預感,他已經是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還是那句話,一諾千金,不能因為自己的個人榮辱和仕途進退,就做出毀壞華夏民族的氣節的事情來。

唐誠和水宜彩收拾好回家的物品,拉著旅行箱,就要落寞的返回國內了。

水宜彩也是十分的傷感。

可是呢,就在唐誠和水宜彩將要離開下榻的酒店時候,在酒店走廊里,迎面就又走過來了一行人,四五個人吧,頭上都裹著厚厚的白色圍巾,唐誠一看,就知道,這是印國人來了。

他們的消息真靈啊,知道唐誠要輸了,就過來看唐誠的笑話來了。

果然對方是談笑風生,意氣風發,興致很高,對方就是負責這次油田收購的印國官員蘇辦卡、班祖拉等人。

他們也帶著翻譯官,對唐誠說明了來意,知道唐誠要走了,特別過來送行。

這哪里是送行啊!這分明是要等著看唐誠的笑話呢!過來羞辱唐誠呢!

唐誠冷冷說:“不用送行。”

蘇辦卡笑了,說:“我們不是送行來的,我們也想和你們談一筆生意,你們不是也想購買這個米沙甘油田嗎!可是呢,遺憾的是,米沙甘油田要成為我們的了,如果你們真是想要,我們之間,還可以談一談,我們可以把油田再賣給你們。”

唐誠和水宜彩一聽,來了興致,就答應對方,和對方在附近的房間里,坐下來,談一談。

蘇辦卡就提出來了兩種方案,供唐誠選擇,第一種,印國人得到了油田全部股權,可以一次性把股權全部轉讓給唐誠這邊,當然了,要多付錢了,總價值要超過200億美元!而這個印國人收購油田花費的本金不超過一百億,也就是說,轉瞬間,就賺取唐誠100個億的利潤!還有第二種方案,那就是,唐誠先給他們印國人20個億,雙方就可以簽訂一個合同,印國人擁有米沙甘油田50年的產權,50的開采權結束之后,印國人要把油田轉讓出去,就可以轉讓給唐誠這邊了,這也叫預定金。

唐誠聽后,差一點沒有把鼻子氣歪,油田他們開采了50年,再把一個空殼子賣給唐誠,這不等于是讓唐誠吃人家嚼剩下的甘蔗嘛!不要說20個億了,2塊錢,唐誠都不要!可是,畢竟是談生意嗎,大家都可以談,唐誠忍住怒火,站起來,義正言辭說:“你們想錯了,你們所開出來的條件,過于苛刻,我們是不會接受的。”

蘇辦卡聳肩說:“那就沒有辦法了,你們可以離開了。我們也盡了我們最大誠意了。”

真是應了那句話了,叫成者為王敗者為寇,話語權永遠都是掌握在勝利者手里,這個印國人,還沒有取得米沙甘油田的股權呢,就已經以勝利者的姿態自居了!

太陽底下無新事,不管世道如何的變遷,歷史上發生的事情,若干年后還會發生,勝者為王敗者為寇,永遠都不會過時。

唐誠和水宜彩就在印國人的恥笑中,離開了下榻的酒店,乘車,去了飛機場,飛回漢江。

等到飛回了國內,唐誠和水宜彩也要分手了,他們兩個人,都要各自面對各自的困境。

可是,風云突變,什么事情,不到臨時,就不能判定誰是勝利與失敗。就在唐誠和水宜彩即將登機的時候,突然間,被機場工作人員告知,剛剛接到哈國方面電話,唐先生和水女士,被延遲了登機時間。

唐誠和水宜彩就是一愣,此時,唐誠回過身去,只見哈國的西比利亞州的州長阿卡斯福等人,一大幫的哈國官員,追了過來,他們見到了唐誠,氣喘吁吁,不過好在是把唐誠攔住了!他們提前給機場方面打了攔截電話,終于是看到了唐誠!

唐誠詫異的問:“你們追我們干什么啊?”

水宜彩急忙是攥緊了她的皮箱,因為,唐誠把那本珍貴的《古藍經》存放在了她的皮箱之內。

莫非是對方為了索要這個《古藍經》而來。

州長阿卡斯福握住唐誠的手說:“唐先生,您的高風亮節的做派,還有您信守承諾誠信為本的性格,感動了我們哈國人!哲布老先生聽到您的這個消息之后,找到了我們哈國的國王先生,認為啊,您唐誠是我們哈國的真誠的朋友,是我們哈國人民最可以信賴的人。關于,米沙甘油田,把這個油田的權利交到你唐先生手中,我們哈國人是最放心了!像您這么重誠信的人,一定能夠把米沙甘油田做好,一定不會做違背合同的事。為此啊,國王還批評了我們。我們急忙是去了酒店,才得知您既要離去,我們才給機場方面打了電話,攔截了你們。”

唐誠和水宜彩相視,繼而,水宜彩笑了。唐誠也笑了,跟隨者哈國人,復又回到了酒店。

官色:攀上女領導

官色:攀上女領導 https://tw.9366zt.com/Read/55358/index.html